• 南方科技大学是由中国广东省领导和管理、深圳市举全市之力创建的一所公办创新型大学,目标是迅速建成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建成中国重大科学技术研究与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南方科技大学以学分制、导师制、书院制为基础,以人才培养的个性化、小班化、国际化为特色,通过为一流的人才培养体系,培养人格健全、基础扎实、能力突出、具有国际视野、社会责任?#23567;?#21019;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高素质人才。

    南方科技大学?#21592;?#31185;学生采用书院制管理模式,以书院、团委、社团等?#25945;?#20026;载体,为学生营造了精?#23454;?#22823;学生活。

    南科大已初步建成国际交流的?#25945;ǎ?#19982;国际知名大学在人才培养、教学科研等方面达成合作协议,为学生开展境外交流学习。同?#20445;?#23398;校积极与内地的多个机构开展全方位合作。

    南方科技大学本科招生采用基于高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即高考成绩占60%,我校自主组织的能力测试成绩占30%(其中面谈成绩为5%),高中学业水平?#38469;?#25104;绩占10%,按考生“631”综合成绩排名从高到低录取。综合评价录取模式由我校在2012年率先实施。

    南科大教育基金会由理事会、监事会、秘书处组成。理事会是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监事会负责检查财务和会计资料,监督理事会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况?#24187;?#20070;处是基金会常设办事机构,在理事会领导下负责基金会的日常工作。

    学校党委切实履行党建工作职责,不断强化班子建设和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好党委对学校各项工作的核心统领作用和各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切实开展组织统战和党风廉政建设各项工作。学校高度重视?#21644;?#32452;织建设,充分调动全体师生员工积极性,维护教职工的合法权益,推进学校民主管理,促进学校健康发展,全力营造齐心协力、团结向上、奋发有为的干事创业氛围。

    南科大聚焦

    首页 > 新闻动态 > 南科大聚焦 > 读创 | 刘洋长...

    南科大聚焦

    读创 | 刘洋长篇科幻小说《火星孤儿》出版,“现实生活和科学前沿都必不可少”

    2019-01-31 南科大聚焦

    ●读创/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文/图

    ▲刘洋,科幻作家,物理学博士,现任教于南方科技大学。在《科幻世界》《文艺风赏》等杂志发表作品约60万字,多次被《?#26412;?#25991;学》《小说月报》等纯文学刊物转载,连续五年入选《中国年度科幻小说》,部分作品翻译为英文发表于Clarksworld,Pathlight等杂志。目前已出版短篇小说集《完美末日》?#26007;?#24034;》,长篇科幻小说《火星孤儿》。作品曾获第四届中国科幻“光年奖”一等奖,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24179;?#26368;佳中篇小说银奖,2018年京东文学奖科幻类年度五强等奖项。


    刘洋在少年时代就对科幻创作产生很大的兴趣。2012年开始发表科幻作品,曾获第四届中国科幻“光年奖”一等奖、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24179;?#26368;佳中篇小说银奖等。2018年,刘洋入职南方科技大学后,一边?#37038;?#31185;研工作,一边仍孜孜不倦地坚?#20013;?#31185;幻小说。近日,刘洋的第一本长篇科幻小说《火星孤儿》甫一出版,就受到了严锋、宝树、江南等名?#19994;?#22909;评。按刘洋的说法,这是这几年他倾注心力最多的一部作品。书名取为《火星孤儿》,大?#24615;?#34249;:“既暗示了外星文明所困的位置,同时也隐喻了人类的困境”。围绕这部科幻小说的创作与思考,青年科幻作家刘洋日前?#37038;?#20102;深圳商报记者专访。

    ▲刘洋长篇科幻小说《火星孤儿》(人民文学出版社)


    ???把创意点子与现实问题相结合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火星孤儿》最初设想的书名是《高?#25216;?#20107;》,这两个名字的悬殊很大,但其实也连贯起整个小说的内容。您为何会选择从?#38469;浴?#25945;育这样平凡的角度来展开一个科幻创意?#31354;?#26679;的写作难度大吗?

    刘洋:科幻小说要让读者有更佳的代入?#26657;?#24517;须要接地气,也就是和现实生活更好地结合起来。完全脱离现实生活的科幻小说确实也存在,比如写几万年后的未来世界,或者写遥远星系里的?#25345;?#30789;基外星生物,但是这种小说阅读起来通常会很困难,特别是对?#20999;└战?#35302;科幻小说的读者而言。所以我一般都会把自己的点子与一些现实中的问题结合起来,这样不仅让读者对小说的故事更有代入?#26657;?#21516;时也体现出小说对社会现实的关照。《火星孤儿》设计了一个与人类的科学截然不同外星文明,并且通过石碑答题的方?#25945;?#29616;出这种冲突。为了让剧情更有戏剧性,同时?#27493;?#21512;普通读者的生活经历,所以?#37326;迅?#32771;这一元素融入到小说?#26657;?#24182;且?#30431;?#25104;为推动故事前进的核心——比如,在每一章的开头,我都通过一道真实的高考题引入剧情。这样写的另一个好处在于,因为我长时间在学校工作,对于学生和校园生活的情况比较熟悉,写起来会更方便。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说,“培养学生的科学方法论和质疑精神,才是科学教育最根本的目的。”鼓励推动科幻阅读与写作的目的也是如此吗?

    刘洋:在大学中推动科幻的阅读和写作,对于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是具有重要作用的。当然,这种作用并不是直接体现出来的,读者不应该寄望于直接从科幻文本中可以学到多少科学知识。科幻阅读可?#28304;?#20004;个方面间接地提升学生的科学素养,一个是提高学生对科学的兴趣,另一个是培育学生的科学想象力。不管是兴趣还是想象力,在学习甚至研究科学的过程?#26657;?#37117;是非常重要的。至于科幻写作,我觉得还可以提高学生灵活和综合性运用科学知识的能力。比如学生想要写某个题材的硬科幻小说,那么他不仅要对这方面的知识有大量的了解,而且需要能够灵活运用这些知识的能力,这就比单纯用某几个知识点来解题?#35759;?#20102;。所以我认为,判断学生是不是深刻地掌握了某个科学知识,不是看他会不会做几道题,而是看他会不会利用这个知识点来写一个科幻小说。或许?#38498;?#30340;大学理科?#38469;?#39064;可以考虑一下,在最后加一个写科幻小说的大题。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正如严锋教授指出的“这些奇异独特?#21335;?#35937;,都有坚实的物理和技术?#21335;?#33410;来支撑”,而您一直都特别喜爱物理学,拥有这样的专业背景对您的科幻创作是否大有帮助?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您对“硬科幻”的理解?

    刘洋:理工科的背景的?#33539;暈业?#31185;幻创作帮助很大,这个倒不是说?#20197;?#23567;说写作中可以直?#37038;?#29992;多少我之前学过的专业知识——事实上我写小说的时候也要查阅大量的?#21335;祝?#26377;时候还要进行计算或者用电?#21592;?#31243;模拟。我觉得更大的影响体现在,它让我具有一种对科学的乐观态度,同?#20445;?#22312;核心的设计上更注重科学的逻辑。这两个方面都比较明显地体现在了我之前的作品中——当然,在这本《火星孤儿》里表现得?#20219;?#26126;显。

    ???不太了解的领域反而更容易放飞想象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自己平时会很关注前沿科学知识吗?现实生活、前沿科学,分别在您的科幻创作中占?#24615;?#26679;的位置?

    刘洋:我一直很关注科研的前沿进展,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科研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从中获得创作的灵?#23567;?#19968;个很有趣的地方在于,?#20999;?#36234;偏离我专业领域的科研进展,越容易激发?#19994;?#21019;意,而真正在我专业方面的前沿进展却往往并不能给我带来灵?#23567;?#25105;想这可能是因为自己在专业的方向上了解得太多,同时也就反过来对自己的思维产生了?#25345;质?#32538;的作用。所以在?#20999;?#25105;不太了解的领域,反而会更容易放飞想象。最后,正如我前面所说,现实生活和科学前沿总是在?#19994;?#20316;品中紧密结合起来,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之前主要是创作?#23567;?#30701;篇科幻小说,《火星孤儿》则是您首部长篇作品,您认为自己目前的科幻创作体系已经清晰建立起来了吗?

    刘洋:是否建立了一个清晰的科幻创作体系,这个我?#21442;?#27861;下一个定论。的确,在创作了大量作品之后,对于写作的技巧,我有了更?#30001;?#20837;的思考。这学期开始,我开设了科幻创作?#30446;?#31243;,这其实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在指导学生创作的过程?#26657;?#25105;?#27493;?#27492;梳理了自己在创作?#31995;?#32463;验,?#30431;?#21464;得更加系统化。再过一段时间,等这些经验和技巧都梳理完备?#38498;螅?#25105;准备把它们整理成文字,作为这门科幻创作课程的教材。当然,现在谈这些还显得为时过早。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在硕士研究生阶段曾选修过科幻写作课程,到如今您自己在南科大授课《科幻创作》课程,当中的感受有何变化吗?现在课堂上?#24515;?#20123;值得分享的收获?

    刘洋:在科幻创作课上,学生总是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为?#24605;?#21457;学生的写作灵?#26657;?#25105;总是习惯在课堂上给学生设计一些具有惊奇感的情?#24120;?#35753;学生大胆设想,提出自己的解释。比如,一个情境是这样的:玉兔号月球车登陆月球后,发现前面的陨石坑里竟然有一?#23601;?#25289;机。学生提出的解释多种多样,比如这是地球上某个科学家做的瞬间传输实验,或者这是一个虚拟世界中出现bug的事件,等等。事实上,班?#31995;?#27599;一个学生都说出了一种与别人截然不同的解释,很多解释连我都没想?#20581;?#27599;一次上课都充满了这种思维火花的喷发?#26657;?#19981;仅激发了学生写作的灵?#26657;?#20063;让我?#36828;创?#24320;。这是我开课前所不曾想到的。

    读创编辑?#26434;?/span>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51456号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88号 电话:+86-755-8801 0000 邮编:518055
    *为必填项
    排列五试机号